草莓味的丝瓜

【明楼X秦敖】冰雪孤光

记一个很想写下去的脑洞。
占tag抱歉。

CP:明楼X秦敖

人设:
秦敖:表面上为日军潜伏在国军的间谍,实则国军卧底,代号:玄尾螭,后被明楼策反,加入中共。
明楼:表面上为汪伪政府财政司长,其实是军统特工,代号:毒蛇,真实身份则是中共地下党,代号:眼镜蛇。

剧情:
大概就是两个“汉奸”相爱相杀的故事【大雾】
(๑•ั็ω•็ั๑)

明楼:秦敖,你想象过胜利之后的样子吗?
秦敖:我想,那个时候我已经死了。
明楼:你必须活着!
秦敖:我们中国人,既有儒家赤诚报国的热血,也有道家忘我物化的洒脱。

明楼:你秦敖一向风雅,擅长狂草丹青,然而这么精致的东西,想必也是颇费心思。
秦敖:雕虫小技罢了,自是比不上明大少爷文能提笔安经济,武能镜片送归西。

明楼:美人计,反间计,都是好计,只可惜纵横反复之间,委屈的只有你一人。
秦敖:彼此彼此。



伪装者一周年【知乎体】当姐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知乎体】当姐姐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明镜,谢邀。

这个问题我想我比较有资格回答。
我有三个弟弟,不论相貌、品行、工作在外人眼里都极为出色,然而在我眼里,他们永远都是需要我操心的傻弟弟们。

大弟明楼,现任巴黎索邦大学经济学教授。三十多岁的人了,到现在还没有成家,我不知道催过多少回了,相亲也安排过不少,可就是总没有下文。每当我急的就差进小祠堂请家法的时候,明楼又总是握着我的手,半蹲半跪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早日成家。我假装嗔怒,扭过头去不理他,他就凑过来轻声哄我,又或者把话题扯到两个弟弟身上,直到我装不下去为止。其实,我心里明白,他不是不想成家,只是有诸多顾虑罢了。等时候到了,他自然会结婚、生子。我这个大弟弟啊,从小就心思聪颖,算无遗策,真的辩论起来,也是鲜有人能赢的了他,而我,也不过是仗着长姐的身份和他的孝顺。家中父母去世的早,我尚未成年之际仓促支撑起一个家,除却守住家业教养明楼之外并无奢求,早些年确实有些辛苦,但是为了明家,为了明楼,我什么都不怕。
好像有些跑题了,说点好玩的。
别看明楼现在是堂堂教授,做事严谨认真,滴水不漏,小时候也是熊孩子一个,是那种闹得家里鸡飞狗跳的小混世魔王。那时父母在,他又是家里唯一的男孩,连我都总是宠着他。他调皮捣蛋被父亲责罚,我又要帮他求情,又要给他上药,怪他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他就眨着眼睛笑着对我说:有姐姐给我上药,不疼。后来明台(我的小弟)来到我们家,他总是很委屈的向我抱怨,说我宠着明台,好像他才是那个大街上捡来的孩子(是的,除了明楼,另外两个弟弟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但他们都是我疼爱的弟弟,这个之后细说。)他大概是忘了小时候我有多宠他了。虽然后来我对明楼确实最为严格,一方面是父母逝世后,教导明楼就是我的责任,不可以行差踏错,至于另一方面,谁叫他是做大哥的呢。

二弟明诚,现任巴黎索邦大学艺术系教员。上面提到过,他和我们家并没有血缘关系,阿诚是个孤儿,十岁时来到我们家。准确的说,是当年他遭受养母的虐待和毒打,逃跑时体力不支倒在了明楼学校的附近,被放学的明楼发现带回了明家,而阿诚的养母则正好是在我们家帮佣的桂姨。明楼知道事情的始末之后第一次发了火,征求了我的意见之后,赶走了桂姨,留下了阿诚。大约因为是明楼救了阿诚,阿诚一开始只认明楼,而我又因为要照顾当时更为年幼的明台,对阿诚的教育便交给明楼。虽说对阿诚的教导明楼占了多数,偶尔这两兄弟闹了矛盾,我总是免不了要唠叨上几句。阿诚毕竟有过一段不幸的童年,让他变得格外敏感,而明楼又是大哥,所以多数时候,我总是向着阿诚,把明楼数落一遍,在明楼委屈嘟囔着又是他的错的时候,悄悄给阿诚一个得意的笑容,然后看着这个孩子弯着嘴角偷笑。这是属于我们的小秘密。虽然我知道明楼早就知道了,但他明大公子向来是看破不说破,也乐得成全我和阿诚之间这个小秘密。
阿诚天性善良,虽然童年的不幸让他比别人更加敏感,可他更加懂得感恩和珍惜。没有入族谱,但是我们都把他当做家人,我知道,在他心里,我们就是一家人。说来好笑,起初,是明楼照顾他,教导他,可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了他照顾明楼。自从身边有了阿诚,明大公子的少爷做派倒是越来越足了,这不,刚刚还让阿诚去给他泡咖啡。我看啊,现在离了阿诚,他明大教授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至于小弟明台,他现在正在国外旅游,前几日还给我寄来了明信片。当年明台的母亲为了救我和明楼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在找不到明台父亲的情况下,我们收养了明台,他当时才两岁。明台是恩人的儿子,再加上我一直没有成家,对于这个最小的弟弟,总是想把最好的给他,当成儿子一般的宠爱。明台从小活泼爱闹,爱抖机灵,大祸不少小祸不断,也静不下心来学习。可我是真的舍不得罚他,看着他软软的叫着姐姐,心怎么也狠不下来,只好叫来明楼替我管教他。明楼总说我要把明台宠坏了,其实他也很宠明台,每次我让他教训明台,他都会悄悄向我求情顺便哀叹自己又要唱白脸,明台跟他都不亲了。明台也是个鬼灵精,每次挨打的时候都哭得惊天地泣鬼神,明楼就或多或少的放些水。除非犯了一些原则性的问题,才会连我都要求明楼不准留情。毕竟,宠归宠,为人的大方向不可以错,否则怎么对得起明台死去的母亲。

说了这么多我的弟弟们,其实就是想告诉题主,要当好一个姐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照顾好弟弟。可是当姐姐又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事,你可以想象一下:辛苦一天后下班回家,小弟一边蹦跳着冲上来抱住你,一边大叫着“姐,你回来啦!”;二弟微笑着接过披肩和包,转身放好;大弟端着一杯热茶缓缓走过来……然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饭、聊天,做什么都是开心的,真的。

只要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就是一个当姐姐的,最大的满足。

明楼代姐答。

——————————————————————————————

2016年8月31日更新

我是明楼。

没错,确实是你们理解的那样,大姐早年为了救我,牺牲了。这是另一个故事,在这里就不多说了。上面所说的我们三兄弟的工作不是真的,之所以这样写是因为这是大姐一直以来的期望。我们的工作不方便透露,抱歉。
只能说,我们一生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民族,唯独对不起养育我们的大姐。

大姐一生都在害怕失去我们,到最后,是我们失去了她。

花生与酒

煮一碗花生
放凉了
下酒
你说花生那么香
我却只觉得酒苦

【谭安】守护神(上)

HP背景设定。

脑洞戳这

这是一个即使挂了也依然要守护着安迪的老谭【误。

美好是谭安的,BUG和OOC都是我的。

大概是刀。


“阿瓦达索命!”

“老谭!”


一道绿光闪过,安迪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

这是老谭离开后,不知第几次在半夜里梦见这场景,像留声机般的在脑海里反复不停地播放着。

“老谭……”安迪看着空空如也的枕边,低声喃喃。只可惜,她再也听不到那人眉头展开带着好看的一字笑答她:“我在。”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

谭宗明和安迪作为魔法部的傲罗和其他伙伴追查到了一些关于神秘人可能再次复生的线索时,意外遭遇了一群食死徒。双方即刻战斗起来,然而傲罗小分队却寡不敌众,渐渐出现了伤亡,战斗的天平开始倒向了食死徒。战况愈演愈烈,虽然阻止了食死徒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可仅剩下谭宗明和安迪还有战斗力。而谭宗明此时也只能一边挥舞着魔杖攻击食死徒,一边思考着如何突破眼前的困局。

“安迪,你找个机会,变身。”谭宗明趁着战斗的空档对背靠着背的安迪说道:“这片区域被设了限制,无法幻影移形。”

“不。”以安迪的聪慧,自然明白老谭的想法,可她却不愿意听他的:“我要留在这陪你。”

“安迪!你必须走!这是命令!”老谭从来没用上司的身份命令过安迪,可这次不一样,他绝不能看着安迪像其他伙伴一样在眼前牺牲:“我们需要有人把线索带回部里。”老谭找了一个让安迪无法拒绝的理由,任务为重。

“老谭……”安迪也明白这次追查到的线索有多么重要,可要留老谭一人面对这些食死徒,叫她如何放心的下。

难得这个时候,老谭还有心思侧过头来冲她微微一笑,轻声答道:“我在。”

老谭突然加快了念咒的速度,他本就是极优秀的傲罗,此时全力爆发竟压制住了食死徒的攻势。“安迪!”伴随着老谭的呼声,安迪瞬间完成了自己作为一个阿尼马格斯的变形——白鸽。此时,一声嘹亮的凤鸣响起,一只火凤凰突兀的出现,却又恰到好处的为白鸽挡住了食死徒的视线。“快走!”火凤凰开口,是老谭的声音。时不我待,白鸽只好一边尽全力扑闪着翅膀,一边回头念念不舍。

食死徒们显然没有料到最后剩下的两个傲罗居然都是阿尼马格斯,他们也无法幻影移形,更不会飞。这下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阿瓦达索命!”不知是哪一个食死徒气急败坏直接用上了死咒。

安迪在老谭的掩护下,顺利同食死徒拉开了距离,却突然瞥见天空中划过一道绿光。一回头,却刚好看见火凤凰被死咒击中,“老谭!”安迪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老谭牺牲的消息是部里通过樊胜美转达给安迪的,在安迪带回线索的第三天之后。

“我不信!”安迪有些歇斯底里的叫道:“你们一定是骗我的,老谭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

关雎尔看着快要奔溃的安迪,有些不知所措,只好轻轻拍了拍安迪的背安抚。“等等,安迪。”曲筱绡突然开口:“照你的描述,老谭不仅也是阿尼马格斯,他的变形还是只凤凰?”

“是,他是未注册的阿尼马格斯。”安迪不知曲筱绡此时提出这个问题有何用意。

“我记得凤凰是唯一能抵御杀戮咒的生物吧?”曲筱绡做思索状:“老谭这么巧,变成了火凤凰……会不会……”

安迪眼前一亮。


TBC


试试水……

有啥意见欢迎留言。



【脑洞】守护神

看到新闻侯大大和编剧都说老谭是安迪的守护神,突然开了一个欢乐颂X哈利波特的脑洞……

安迪遇到危险,拿起魔杖大叫:“呼神守卫!”,一个银白色透明虚化的老谭就出来了……

记梗。

大哥阿诚双视角交叉叙述。蓝色调现实,黄色调过去,暖色调阿诚回忆,冷色调大哥回忆。亲情向。BE。基本上就是大哥救了阿诚,阿诚陪大哥风雨同路,最后为了完成任务牺牲了的故事。结尾双黄彩蛋,请看UP主真挚脸。大概有几帧BUG,UP主不想重新渲染了,就酱。


彩蛋23333

【拾忆】明大公子游法日记2

人物ooc。
背景线,时间线等各种bug。
甜!甜!甜!

二、家书与中华文化

明镜吾姐:
见信如唔。
弟赴法屈指月余,俗物猬集,延迟之事,尚望谅察。学校诸事近日皆已熟悉,虽不及家中逍遥,却深感姐安排之用心。弟亦喜巴黎之学风,愿专注所学,发奋而图之。

是日,明楼正伏案认真写着家信。一郎则闲来无事,只时不时偏头看看明楼,既好奇明楼在写什么如此专注,又怕打扰到明楼。明楼觉察到一郎的举动,趁着一郎又一次飘过来的眼神,开口道:“怎么了?想看看我的家书吗?”一郎立刻点了点头。“那就过来看好了。”得到明楼的首肯,一郎高兴的走到桌子前准备看看明大公子写了些啥,可即刻便扁了嘴冲着明楼很是委屈:“我…我看不懂中国字…”
明楼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一郎见状,又气又恼,却又无可奈何。明大公子忽然心念一动:“不如我教你?”一郎闻言瞬间恢复了往日阳光般的笑脸,开心的答应了。
“别急,等我写完信。”明大公子的心情也跟着明朗了许多。
一郎乖乖的在一旁看着明楼写完了整封家书,虽然他并不认识中国字,可他觉得明楼写的中国字很好看,明楼写中国字的样子也很好看。不知不觉,一郎竟看得入神了,直到明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才回过神来。
“你真好看。”一郎下意识的说出了心里话,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你说什么?”明大公子挑了挑眉,并没有听清。“我…我说…你的字很好看。”一郎连忙解释。“都不知道意思就说好看啊。”明楼笑了笑,拍了拍一郎的肩,“走,陪我寄信去,回来教你写中国字。”
半晌过后。
“明楼,你又欺负我。”一郎表示自己很委屈。
“我教你写字,不就是你的老师吗?”明大公子理直气壮,“让你叫一声老师哪里委屈了?”
“一定要吗?”
“当然,尊师重道,知不知道。”
“老…”一郎自知说不过明楼正准备开口。
“算了,你不想叫老师,就叫我先生吧。”明楼一本正经道:“你学的是中国字,中国人叫老师也称先生,表示尊敬。”
“先生?”一郎对这个称呼倒是很快接受了,因为他觉得很有中国味。
可惜,单纯的一郎并没有注意到明大公子眼睛里一闪而过的笑意。

————————————————————————
来自作者的碎碎念
其实最主要是想写家书的,然,力不能及,中道崩殂_(:_」∠)_

玫瑰与蛇

【你们看见玫瑰,就说美丽,看见蛇,就说恶心。你们不知道,这个世界,玫瑰和蛇本是亲密的朋友,到了夜晚,它们互相转化,蛇面颊鲜红,玫瑰鳞片闪闪。你们看见兔子说可爱,看见狮子说可怕,你们不知道,暴风雨之夜,它们是如何流血,如何相爱。——三岛由纪夫】

蛇:明楼
玫瑰:还木有想好,可能是一郎吧…
记梗,脑洞后填。

【拾忆】明大公子游法日记

记黄粱一梦的脑洞。有脑洞会继续写。

人物OOC。

背景线、时间线、语言以及其他各种BUG。

甜!甜!甜!


一、初见之西瓜太郎

1929年,秋,晴。

这不是明楼第一次踏上法国这片土地,却是他第一次这么不想踏入巴黎这座浪漫的城市。原因无它,只因明镜的执意反对绝无任何婉转的余地,明楼不得不放弃与汪曼春的恋情,只身来到法国。

巴黎大学,经济系,学生宿舍。

明楼拎着行李来到刚领到的钥匙对应的门牌号的宿舍,门是虚掩着的,看来是他的室友先到了。明楼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请进”,这才一手拎着行李一手推开门步入宿舍。

一个清瘦的身影正弯着腰整理左边的床铺,显然是这位室友已经选好了自己的床铺,并且已经进入最后的收尾工作了。环顾四周,双人间,两张床,明大公子也不挑剔,自觉走到右边。明楼刚把行李放到地上,就听见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你好,我是龟田一郎。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明楼暗自皱了皱眉头,按耐住内心升腾起的一丝不悦,抬起头准备回礼。不料这一抬头却差点笑出声来,只见这个自称龟田一郎的日本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却留了一个前后几乎平齐的锅盖头。


一个月后。

一郎满脸委屈的看着明楼:“一、一定要吗?”

明楼冲着一郎翻了翻白眼,并未答话。

“那、那好吧……”

明楼看着说完便闭上双眼,一脸视死如归表情的一郎,心中暗自发笑。

一番折腾。

明楼拍了拍一郎的头:“好了,睁开眼睛吧。”

一郎小心翼翼的睁开漂亮眸子,带着点不知所措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被明楼嘲笑了一个月的西瓜太郎发型不见了,两边鬓角被剪的极短,中间一撮留海松松垮垮的自然下垂,遮住了部分额头却丝毫没有阻碍视线,干净、清爽又利落。

以明大公子敏锐的洞察力,自然将一郎那从不安到惊讶再到欣喜的神情净收眼底,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明楼,你怎么能做到所有的事情都这么厉害呢?”一郎是真的有些佩服明楼了,简直无所不能。

“我又不是你。”被夸奖的明大公子丝毫不谦虚。

“咕~咕~”肚子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永远慢半拍的一郎这才想起明大公子的人生黑洞,“可你为什么就是学不会做饭呢?”

“你闭嘴!”明大公子被一郎耿直的一针见血的戳到了痛处,“还不快去做饭!”